商标查询
主页 > 商标查询 >

杨树行村秘史:实在弟再返场去意徊徨小胖妹二进局来归迷途

发布日期:2022-05-12 21:25   来源:未知   阅读:

  事情发展太快,昨天(4月17日),笔者刚刚把前一篇秘史文章,发了出来,突然发现,“实在弟”又回到了光明顶。

  身份证事件是一个导火索,在上文中,笔者也说过,这是“实在弟”的一个过不去的槛。

  他的人设是慈善,是无功利性目的,但一旦转入到变现的时候,过渡便相当的艰难。

  昨天下午,“实在弟”与俊姐同时开直播,众多网友对“实在弟”的离去,颇为伤感,挽留之意,十分明显。但“实在弟”去意坚决,话语绝望,已经抱着决绝离去的决心。

  他的所说的30W的付出,是怎么一回事?按照他每天发水与水果的成本来看,这是一笔简单的账,不可能达到30W。

  同时,在房间的隔壁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后来俊姐走到那个房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此人正是前一星期,欲到面哥家门前包场的“老王”。

  这不由引得人们好奇心大起,那么,这后面还有着什么样的巨大的棋局?俊姐为此把直播一直开到大概一点多。

  很多热爱着杨树行村的网友为此痛心疾首,总觉得面哥的形象会因此遭损。难道面哥的形象是一场虚幻吗?

  笔者原来只想以文学的笔触,来表现杨树行村的“儿女英雄”们,来抒写他们的令人感动的一面,但现在却被迫卷入到对真相的解读。

  笔者记得,昨天的时候,“实在弟”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你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

  黄二蛋昨天也开启了直播,注意一下,有网友提到“实在弟”,他说自然认识,只是在杨树行村见过两三次面,并不熟悉。

  要知道,每天发生在杨树行村的大事小事,要投入多大的精力,才能理清楚,搞明白。

  你说黄二蛋有耐心坐在家里,在各个直播间里,到处溜达,把杨树行村的各个角角落落都弄清楚吗?

  所以,黄二蛋对杨树行村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他根本不想去关心,他太累了。昨天黄二蛋把妻子、女儿、儿子都亮相到直播间里,说你们有精神,不如陪陪家人,看出他对最近发生的杨树行村的迷局一片茫然,一问三不知。

  所以笔者之前就说过,黄二蛋还停留在昨天。昨天已经翻篇,他不想再去介入到杨树行村的现在的发生的事。

  笔者对“实在弟”还是倾向于表示理解的,不管他的动机如何,至少他做出了慈善的努力。

  看破不说破。很多情况下,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要作秀,这种秀出,我们必须肯定。

  “实在弟”在第一次宴请众主播的时候,就唠叨不休地提到助农的事情,他的动机已经开始暴露出来。

  胖妹当时就预感到这有问题,吃了一半就走了。主播们不想去助农,在才艺板块里多么风光,助农太苦,抵触情绪也就在此埋设。

  其实我们现在知道,“实在弟”在村里投入了一个看似颇为成套的农副产品供需链,按他的设想,就是他收购农产品,进入他的货舱,然后把这些货,分给那些有流量的主播去带货。

  所以,我们在昨天看到他屡次三番地来到光明顶的核心舞台上,包括后来他在光明顶坡下为自己辩白的话,他都强调,他是为了带动大家致富。

  包括现在流行的那一段攻击面哥的录音,其实就是有一天晚上,在俊姐的直播间里,直播到一点钟时说的一句话。

  他当时有一些激动,不过,这也是在背后说的牢骚话,人的背后所言,并不能作为一个他诋毁面哥的证据。“实在弟”的确有很多不理智的行为,包括在红地毯上的过激行为,都破坏了他之前的人设。

  录音的这段话里,提到有一些人只配吃地瓜什么的意思,个人的感觉,他是指有些人根本不理解他的助农的宏大计划,不愿意加入到他的这个农副产品供需体系里,担任最终端的带货的这个环节。

  可以看出,他已经在当地开始了他的这个供需链计划,也收购了一些农副产品,现在他需要的是主播车上的小黄车,来帮助他卖货。

  他必须继续搞好与主播的关系,所以,在第一次宴请之后,他又操作了篝火晚会这个意图接近主播们的活动。

  就在这个时候,身份证事件爆发,他受到质疑,立刻本来他的慈善为起源的当地人设,便像雪崩一样,瞬间崩溃。

  因为他的过去经历人们无法知道,他通知慈善,取得了进入杨树行村的入场券,现在这个入场券中,有一点在动机上出现了疑问,便像一片雪花,引发了雪崩,顿时,他的所有的过去的疑点,便放大成了他的灾难。

  “实在弟”在解释的时候,说他与面哥能够见面,但他说程家人,看到他就像是惊弓之鸟。

  这时候的从慈善动机向商业目的转换的关键节点,所命定存在的巨大的转换困难,便让“实在弟”难以招架了。

  昨天,“实在弟”来到光明顶,有一个对“月老”的质问,就是“月老”开他的专场,说他的宴请是“鸿门宴”。

  所以,他要不惜以耍赖的形式,冲到光明顶的CBD,欲为自己澄清。他希望面哥为他澄清,但是事实上,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果面哥为他澄清,那么,实际上,就是为“实在弟”的商业动作站台,面哥显然知道他不能这样做。

  “实在弟”孤注一掷上台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这一个唯一的办法,让面哥重新为他正名,通过这个正名,他的绑定在慈善表象后边的商业链条,便能够得到面哥的一次声誉上的入股。

  看起来,是一个为篝火晚会证明的事情,但是在人的一种“晕轮效应”作用下,对这一件细小事情的站台,往往会导致对这个人的所有事情的站台。

  昨天他的返场,是他的最后一搏,如果在台上,他得到了友好接待,那么,他的已经大体勾勒好的商业框架,便可以借助面前的这个大舞台,而扬帆起航。

  但是,他没有如愿,我们看到的戏剧性的一幕是,他直接作为一个不友好的负面被抬下了舞台。

  他留下的最大的抱怨是,我想带动大家共同致富,但你们却不愿意,所以,他说你们只能过穷日子。

  他的30W的投入,应该就包括这个商业链的先期投入,俊姐说他有流水,这个流水是应该存在的,但肯定不是开水与水果的支出。

  昨天俊姐再次来到了杨树行村,她对胖妹可以用恨之入骨来形容。因为是胖妹那一个有一点敏感过度的质疑,导致了全盘皆失。

  昨天下午的时候,俊姐见到胖妹依然很激动,两个人对肢体接触时身上留下的印痕,各执一词,喋喋不休。

  昨天下午,“月老”也到了派出所,但据他说,问询的人,并没有对他怎么样,反而问“实在弟”你为什么要上台去抢话筒。

  其实,跳出来看,“实在弟”完全算不上是一个“坏人”。他们因为口角而来到镇上,回去的时候,把胖妹捎回去,也是人之常情。

  之前“月老”进村的时候,也是在村口从小路进入村里的,他很骄傲,认为人流量还是可观的,五一节会掀起一个新的高潮。

  我们回过头看一下,为什么彭佳佳离开了,实在弟离开了,俊姐说,面哥靠近他的人,都走了,而且走的很伤心。

  恰恰是面哥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人,如果撑持不起这个能量的,肯定在靠近它的时候会被灼伤。

  也就是说,现在的面哥,已经不属于这个村,他的体量非常巨大,在全国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黄二蛋的不上不下的原因,是因为他的青龙山已经存不住面哥了,现在他也觉得厌倦了,在直播间里搞笑搞笑而已。

  “实在弟”据他介绍,在深圳经过商,我好像听他说过,他从事过“回龙铺”的业务,对此,我查了一下,回龙铺是湖南省最大的商品肉鸡生产基地,“实在弟”是湖南绍阳人,是不是他也与经营这个产业链有关。笔者不作深究,但意图在村里学习经验,打造一个农副产品产业链的目的是确凿无疑的,问题是,他的个人能力,能否在这里承受得住面哥的能量?

  我们看到,村里也在组建与“实在弟”所想缔结的生产链相似的农副产品助农网销模式,实际上,只有村里出面,才能把面哥的影响力,收在笼子里,同时服务本村经济。

  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拒绝直播,其原因就是免得使人上当受骗,因为一开播,肯定打赏无数,但是这些钱,他认为是问心有愧的,不是踏踏实实的所得。

  他并非不要钱,在钱的面前,他有欲望,这是人之常情,也更凸显出他的矛盾与超越。

  他每天笑傲面对,做着三元一碗的拉面,泰然自若,旁若无人,但他的内心的纠结,一般人知道吗?

  在前文中,笔者曾经把彭佳佳对面哥现在拉面时习惯性地摇头四顾的解读,放进了文中,但读过的人,都没有在意。

  现在可以得出一个公式,就是那些他的门前的牛鬼蛇神,反而不会让他防备,倒是那些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登堂入室者,却让他产生本能的好人坏人分不清的疑虑。

  “‘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这就是说,群众有伟大的创造力。中国人民中间,实在有成千成万的‘诸葛亮’,每个乡村,每个市镇,都有那里的‘诸葛亮’。我们应该走到群众中间去,向群众学习,把他们的经验综合起来,成为更好的有条理的道理和办法,然后再告诉群众(宣传),并号召群众实行起来,解决群众的问题,使群众得到解放和幸福。”

  最后,再次把《明月夜》这首歌,送给远去的“实在弟”,个人觉得,你是一个性情中人,你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前程。面哥的能量,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掌控得了的。你没有什么错,只是你的心胸太大,想法太不切实际。

  歌曲《明月夜》作曲:张国荣作词:谢明训演唱;吉萍走过千山我历经多少风霜才能够回到你的身边等待的容颜是否依然没有改变迎接我一身仆仆风尘等待我的人是否还坐在窗前带几行清泪迎接晨昏是否还依然在门前挂一盏小灯牵引我回到你身边明明是一场空在梦里浮沉不敢问当年是假是真流水不管年华任它去悠悠我心无处寻觅经过多少年只有我还在窗前冷冷的黑夜在我身边没有一盏灯没有一个等待的人只有夜色依旧如从前******等待我的人是否还坐在窗前带几行清泪迎接晨昏是否还依然在门前挂一盏小灯牵引我回到你身边明明是一场空在梦里浮沉不敢问当年是假是真流水不管年华任它去悠悠我心无处寻觅经过多少年只有我还在窗前冷冷的黑夜在我身边没有一盏灯没有一个等待的人只有夜色依旧如从前明月夜依旧如从前明月夜依旧如从前

  我们,所有为这个小村倾注了自己的正感情与负感情的人,理解了这首歌中的悲切与感伤吗?